叶诗文能否去东京奥运会有悬念

原标题:叶诗文能否去东京有悬念

叶诗文能否去东京奥运会有悬念

  参加在陕西西安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游泳项目测试赛暨东京奥运会补位赛的最大牌选手就是奥运会冠军叶诗文了。遗憾的是,截至6月6日比赛结束,小叶子在她所参加的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400米个人混合泳以及女子200米蛙泳比赛中,如果按照4月底国家体育总局游泳中心公布的《东京奥运会游泳项目选拔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关于入选资格的条款,她已基本无缘东京。不过,这个《办法》中还有关于“名单的确定”的规则,小叶子并非完全没有可能第三次代表中国队参加奥运会。

  运动员的意愿十分重要

  奇迹能否产生,运动员本身的意愿十分重要,这虽然是在选拔办法规定以外的东西,但也是非常重要的主观因素。在一些未能在青岛正式选拔赛中达标的名将放弃了参加补位赛的情况下,叶诗文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来到了西安,报名参加了自己主攻的包括200米蛙泳在内全部三个项目的比赛,争取达标并且获得前往东京的门票,这一点就值得点赞。叶诗文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中表示:“我绝不会灰心,我要抓住一切机会,加油!”在补位赛的这三项决赛中,叶诗文都是遗憾地只获得了亚军,并且在决赛中没有游出达到奥运会A标的成绩,如果单从《办法》的入选资格条款抠字眼,她似乎已经失去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可能。

  不过,在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制定的《办法》里还有关键一条,这就是第六条关于“名单的确定”。这一条是这么写的:体育总局游泳中心根据运动员、教辅人员的选拔情况,结合风险评估、临战状态等因素进行综合分析研判,确定参赛人员名单,报体育总局最终决定。

  预赛曾游出超A标成绩

  有了这一条,我们可以逐一分析一下小叶子前往东京参赛的可能性。国际泳联把东京奥运会资格赛的时间段定在了2019年3月到2021年6月之间,这样其实叶诗文单靠在2019年韩国光州世锦赛上夺得的两个个人混合泳银牌的成绩,就足以取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而在2020年全国冠军赛的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中,叶诗文游出的2分11秒37,也达到了该项目奥运会A标。

  诚然,根据最新的也就是游泳中心在奥运会当年颁布的《办法》,小叶子2021年在她主游的三个项目的正式选拔赛里都没能达A标,这三个项目的达A标情况分别为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浙江余依婷一人,女子200米蛙泳北京于静瑶一人,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浙江余依婷、上海陈欣怡两人。在这次西安补位赛上,叶诗文也没能在400米个人混合泳以及200米蛙泳项目上通过A标,也就是说在这两个项目上她很难再获得奥运会参赛权。

  但是在补位赛的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预赛里,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会在预赛中拼一把的叶诗文游出了2分12秒53的超A标成绩,这是本次西安补位赛中出现的三个达A标成绩之一。而在这个项目中获得决赛第一的山东姑娘葛楚彤无论是预赛还是决赛则都未能达标,也正是200米个人混合泳这个项目,给叶诗文能否参加东京奥运会留下了悬念。

  能否去东京看最终的“研判”

  如果按照国际泳联的要求,只要在够级别的比赛中,在相应时间段里游出了达到A标的成绩,他们才不会管你是在预赛还是在决赛中达标,就有资格参加奥运会。那么也就是说,在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国内选拔赛和补位赛里,共有余依婷、陈欣怡和叶诗文三人通过了A标,其中两人可以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这时,在上文中提到的《办法》中关于“名单的确定”原则就会适用了,要“结合风险评估、临战状态等因素进行综合分析研判”。参考里约奥运会时游泳中心的运动员选拔原则,在上一个奥运周期内如果有运动员涉及兴奋剂问题,将很难出现在征战本届奥运会的名单之中。那么东京奥运会选拔也应如此,在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三位达A标的选手中,就有运动员不能达到这个标准。

  这就是叶诗文能否前往东京的悬念所在,当然前提还得是她在名单公布之前依然要全身心投入训练,不能有任何思想上的放弃和身体上的偷懒,这一点自律的叶诗文一定可以做到。即便是不能前往东京,在今秋的陕西全运会以及明年的杭州(叶诗文的家乡)亚运会上,小叶子依然可以大展宏图,她还有的是为家乡为国家效力和争光的机会。

  相关

  多位名将只剩“一线生机”

  6月6日上午,在陕西西安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游泳项目测试赛暨东京奥运会补位赛落幕。参加本次赛事的运动员其目的和侧重点不同,有望和志在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实力派选手更看重的是赛事作为奥运会选拔最终机会的功能。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除了湖北小将孙佳俊在男子100米蝶泳决赛中游出了达到东京奥运会A标的成绩,在选拔规则上实质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之外,其余运动员包括叶诗文、覃海洋等多名名将在内,并未在此次补位赛上取得实质突破,在各自项目领域只能期待一些变数的产生,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孙佳俊游出A标成绩

  在5月初于青岛进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的正式选拔赛上,男子100米蝶泳项目中运动员无一人达到A标。当时孙佳俊尽管以51秒97的成绩夺冠,但与A标差之毫厘,仅有0.01秒的最微弱差距,非常遗憾,这也是他来到陕西参加补位赛的原因。在补位赛决赛中,预赛里有所保留的孙佳俊完全爆发,半程就取得了大幅度领先,没有其他运动员可以威胁到他的地位,最终孙佳俊以51秒93的成绩夺得第一名,并且获得了参加男子100米蝶泳东京奥运会单项比赛的资格。

  程玉洁入围无望

  除了孙佳俊之外,本次补位赛中也出现了两个达到A级奥运会参赛标准的成绩,分别为江西小将程玉洁在女子50米自由泳预赛中游出的24秒70,以及奥运冠军叶诗文在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预赛中游出的2分12秒53。但令人遗憾的是,程玉洁和叶诗文都未能在决赛中通过A标。在女子50米自由泳项目上,5月的青岛奥运会正式选拔赛中已经有张雨霏、吴卿风、刘湘三位选手达标,且成绩均要高于程玉洁在补位赛中游出的计时。

  而且,在体育总局游泳中心4月底公布的《东京奥运会游泳项目选拔办法》中入选资格的第三条指出,如在青岛正式选拔赛里各单项中已经有一位选手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补位赛中只能有一位在决赛中(注意一定是决赛)达到A标且成绩最好的选手可以入围。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讲,程玉洁入围的可能性已不存在。

  叶诗文的情况也差不多,她在补位赛的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预赛中通过了A标,但是到了决赛时未能达标且未能夺冠,获得第一名的山东姑娘葛楚彤也没能达标。在这个项目上,青岛选拔赛时已经有两人达到了A标,分别是浙江的余依婷和上海的陈欣怡。

  覃海洋功亏一篑

  参加本次补位赛的国内大牌选手还有来自上海队的覃海洋,可惜他在男子200米蛙泳决赛中功亏一篑,只游出了2分10秒60的成绩,距离A标还差0.25秒。这个项目在青岛选拔赛上没有运动员达到A标,覃海洋与当时夺冠的闫子贝均达到了B标。但是按照国际奥委会、国际泳联制定的奥运会参赛标准,无论一个泳协有多少人在某项目上达到B标,只能有一人获得参赛资格,因此覃海洋在与闫子贝的竞争上处于劣势。

  在冠军赛暨选拔赛上未能达标和取得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浙江名将傅园慧、李朱濠都放弃了前往西安参加补位赛的机会,他们已经与东京奥运会无缘。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艾林

  供图/新华社 统筹/杜锐

(责编:王连香、连品洁)